»   加入会员 | 登录
CosDNA > 论坛 > 成分综合互动区 > 人寡肽-1(EGF)不能用啦!!寡肽-1/GHK低聚物/真正的寡肽-1
人寡肽-1(EGF)不能用啦!!寡肽-1/GHK低聚物/真正的寡肽-1
登入后回复文章
  • 1
1/ 1页  ( 共 2 笔 ) 
无图示
cecilia0205
  
2019-01-25 14:17
寡肽-1是一个三肽分子,序列是GHK。它自然存在于人的血液、唾液和尿液当中。20岁的时候GHK在血液当中的浓度是200ng/mL(10-7M),到了60岁的时候浓度降到80ng/mL。这种下降现象是与人的器官再生能力显著下降直接相关的。1973年Dr. Loren Pickart首先分离到了GHK-Cu,它是在研究对老化组织和年轻组织同样起作用的活性物质中发现的三肽物质,接下来的研究证明这种三肽的序列是甘氨酸-组氨酸-赖氨酸,并且与铜离子有很强的亲和力,形成GHK-Cu复合物。研究证明GHK是以与铜离子形成复合物的形式发挥功能。

GHK最大的特点是与Cu离子形成复合物,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人体内和皮肤上有很多重要的酶需要Cu离子,这些酶在结缔组织形成、抗氧化防御、细胞呼吸中发挥作用。Cu离子同时也发挥信号功能,能够影响细胞的行为和代谢。例如足够多的Cu离子是干细胞增殖和组织修复的信号。GHK也帮助降低自由态的Cu离子浓度,防止氧化损伤。除了与Cu离子结合,GHK也可以中和毒素,尤其是那些在脂质过氧化过程中产生的毒素,GHK是一种非常高效的抗氧化剂。最后GHK能作为细胞粘附分子,能帮助细胞粘附到细胞外基质中,帮助细胞迁移、增殖、分化、修复皮肤细胞。

长期以来人们已经认识到铜结合肽GHK-Cu有加速伤口愈合,激活皮肤再生等功能。GHK-Cu与真皮修复和皮肤再生有关的信号途径分子组成了一个完善的调控网络,这些分子之间互相发生作用。当这种互作中断了,伤口愈合的进程就延迟了,从而导致过度的炎症反应和疤痕的形成。GHK能够重新恢复真皮组织中细胞信号途径的最佳状态,并且基因被恢复到更为健康的状态。

GHK与皮肤干细胞再生

皮肤再生依赖于皮肤干细胞的生存能力和增殖能力。皮肤增生始于基底部附着在基底膜上的角化细胞。当细胞离开基底膜就开始进行终端分化。干细胞有无限的自我更新能力,然而他们的增殖潜力随着年龄的增长逐年下降。GHK-Cu在0.1-10micromolar的浓度可以提高表皮干细胞中的标记物例如整合素和基底层角化细胞中的标志物p63的表达,根据作者的表述,这些分子是基底层角化细胞干细胞活性提高的标志。因此整合素和p63或许是GHK调节皮肤再生的相关靶点。近期的研究已经证实,人的干细胞用GHK凝胶预处理可以提高促血管生成因子的比如VEGF、bFGF等的分泌,并且是剂量依赖模式。当干细胞用抗整合素抗体处理时,以上情况不再发生,暗示GHK在干细胞上的作用是通过整合素信号途径发生的。

GHK和IL-6在皮肤修复中的作用

伤口愈合和皮肤再生包括抗炎反应、细胞增殖、细胞迁移和基质重塑等。过度的炎症反应会延迟伤口的愈合并导致疤痕的形成。在正常人的牙成纤维细胞中,铜肽复合物GGH、GHK等可以减少TNF-alpha诱导的IL-6的分泌。而其他的铜复合物无此作用。研究者推断GHK和GHK-Cu可以作为替代糖皮质激素的抗炎剂使用

GHK与DNA损伤修复

GHK能够恢复受辐射的成纤维细胞的活力。研究者用来自暴露于辐射环境(5000rad)的颈部成纤维细胞,把GHK(10-9M)加入到无血清培养基中。对照组不加GHK。在对照组中尽管细胞可以存活并且繁殖,但它们的生长曲线与正常细胞完全不同。受辐射细胞在24h和48h的检测中与正常细胞相比生长延迟。而用GHK处理的辐射细胞生长得更快(表现与正常细胞相似)。此外GHK处理过的细胞产生了更多的生长因子,这些因子对于伤口愈合非常重要。成纤维细胞是伤口愈合和组织再生的主要细胞。它们不仅合成细胞外基质的各种成分,也产生大量的生长因子(这些因子调节细胞的迁移和增殖、血管生成、上皮化等等)。辐射损伤细胞的DNA,进而损伤细胞功能。既然GHK可以恢复受辐射细胞的功能,我们有理由相信GHK有修复受损DNA的能力。采用布罗德研究所开发的软件基因分析工具:基因连通图研究GHK发现:GHK可以提高与DNA损伤修复行管的47个基因的表达并下调5个基因的表达。

GHK:一种天然的真皮修复调节剂

皮肤中伤口的愈合经历了以下阶段:止血、炎症反应、造粒、疤痕重建。每个阶段都需要协调细胞相互作用,因此不同来源的大量的生物活性分子作为协调员来引导细胞完成整个过程。例如受伤后立即脱粒,血小板释放生长因子调动免疫细胞到受伤的位置。角化细胞和成纤维细胞也会产生大量的细胞因子,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和其他被征召到受伤部位的免疫细胞生产相应的细胞因子。GHK是人类蛋白质中罕见的序列;然而,它在细胞外基质的蛋白质中更为常见(ECM)。GHK是一型胶原2链中的组成部分,受伤时蛋白酶分解胶原将GHK释放到伤口部分。另外一个含有GHK的非常有名的糖蛋白是SPARC,它在受伤后分解生成GHK-Cu。蛋白质水解或者说细胞外基质水解后释放了一系列重要的调控分子,称为细胞外基质活化素。这些分子激活或者调控真皮修复过程。既然GHK作为受伤后在细胞外基质中存在的多肽序列,那么可以认为它是一种天然的真皮修复剂。

欢迎与云希多肽蒋专家交流多肽知识~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1-25 14:17
寡肽-1并不是3肽,而是低聚物 - Leeec 2019-02-15 15:43
@Leeec: 三肽也是低聚物 - cecilia0205 2019-03-12 13:41
无图示
gbdajiaoban
  
2019-02-21 18:18
寡肽-1跟EFG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食品药品监管》 2017年10期 <小心化妆品宣传中的那些“大忽悠”(一) 化妆品版皇帝的新衣——细胞生长因子>早就有说明.
是的哦,这是两个东西 - cecilia0205 2019-03-12 13:39
  • 1
1/ 1页  ( 共 2 笔 ) 
登入后回复文章
Copyright cosd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